遠去的春事闌珊

靠著時間的窗,思念慢慢打開,書中滿是書,一段往事如蘭花輕敲著門楣的歲月,然後又來迎接春天,那裏滿是四月溫暖的花瓣,燕子低語,蝴蝶翩翩起舞的花朵,花芳菲美麗的第一眼看到了歡樂,醉在了意志的兩側。河堤啊,你是世界上最美麗的愛,第一眼就沒有遺憾。 擦去春天溫暖的陽光,美麗的金合歡花瓣,輕織開一年的花;在江南的水韻中,拾起一段暗香的袖子;在蘇艾的紙上,寫關於你的一切。……..讀你,在早春的燦爛,在秋天的濃楓紅色;想你,在初升的太陽的清晨,在月亮的黃昏;在小橋旁,在小溪旁,深深的湖中的漣漪;讀你的心,在筆的花裏,分分秒秒。 漫步思念花園,畫風,畫雲,畫芳芳鬥豔,蝴蝶纏綿,風兒環繞心園;一陣陣微風,吹過一城細雨浪漫;若柔情的水,溫柔陶醉心中最深的柔情;讓玫瑰飄落在心中,芳飛嬌豔;讓花季的故事和時間有一段戀情,在相識的一笑中默契逝去的一年;花香霓虹服,蝴蝶翩翩起舞的世界盛宴! 歲月依稀記得,橋上的約定,執著一支筆去想,去關心,去愛,填滿章詞的層次;思念的日夜,一小撮月光點亮著心花園的水,墨汁與思緒共舞,千言萬語,只為理解;只是因為,雨還系在江南,那山河之旅就系在河的對岸。 月光沾滿了金合歡的顏色。在這些年的相框中,思緒的面紗綻放,蘆薈仍然存在,溫暖的笑容依舊;在老故事窗口前瞥見老故事,悄悄想念,想到這頭發,勾勒出第一次遇到的背景色,做著春雨,擔心心,繼續溫柔的感情。 花了一輩子拼湊著記憶的碎片,卻在模糊的背景下,腳淩亂,輕輕地拾起了暗淡的思念之燈,卻像一根指頭流沙,無論是抓著還是展開,都是迷失在手指裏的歲月,不回到原來的形狀,那失去的花朵,失去的痕跡,如何放在剩下的地方。是什么時候? 找不到出去的路,找不到開始,蒼白寂寞無盡的空虛,飄忽不定,還是停留在;花一季又一季地落了下來,它們就流離失所了。畢竟,他們仍然是一個人的節目。如果可以的話,讓我這一刻永遠站著,只為這一刻,無論月亮,只為這一刻在我心中的是你! 如果你能找到一個天堂,只有矮小的草棚,稀疏的籬笆,醫院外面的一張長椅一張桌子,一棵樹一朵花,悠閑地背誦著詩,和你一起畫,欣賞著遠處的高山如傣族,聽著山和水;微風吹滿了你和我,讓時間溫柔你和我的手掌,走向繁榮昌盛,這也是奢靡的一廂情願嗎? 夢仍然是一個夢,山離水遠,一旦芳菲做了,就會紅到地上殘存;花這樣,也有一段時間落下,不能被觸摸,不能忘記,如果愛情就像盛開的花朵,它怎么能被掃開呢?很久以前,看著流動的歲月,溫暖的春天深情的金錢;眉毛展現出充滿溫暖;用綠色的墨水,輕盈的餘輝的歲月,遙遠的春天的事情,它的荊棘在升起的太陽溫暖,期待一個滿月在春天! 愛是春天綻放的獨特煙花。這是一種微笑和默契。如果一座山與水相遇,那就是草和木頭的命運。只希望你和我相遇。如果你能再次相遇,期待拉你和我的命運,在層層疊疊的山脈上,穿過黑暗花朵的玫瑰園,永遠的把柄!

Läs mer →